當前位置 qq飞车手游赛车美化器 > 職場資訊 > 職場八卦 > 跟喬布斯學習“每日自問”
跟喬布斯學習“每日自問”
作者: 時間:2015-10-28 閱讀: 次

一個人的名字若能夠與挑戰權威、改變世界的能力聯系起來,他就會被視為天才,史蒂夫·喬布斯就是這樣的人。
    他不僅是著名的蘋果公司的創始人之一,而且在蘋果瀕臨破產之際重回領導崗位,施展種種“戲法”般的妙招令蘋果起死回生,逆勢而上,一躍而成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有人總結喬布斯的功績,說他至少五次改變了這個世界,其在研發、經營及管理上的各種創新理念和方法,紛紛為世人所效仿。然而,天才的行為易于模仿,天才的精神卻難以復制。導致喬布斯成為天才的精神因素有多種,包括其信念、審美、遠見、激情、活力等多種因素,這些因素都難以復制,但有一種思想方法卻可以為人們所學習和把握,那就是喬布斯提到的若今天是人生最后一天的每日自問方法,它構成喬布斯抉擇人生價值最大化的習慣和滋生創新思想的源頭活水,對于創新人才的成長和發展有著重要的啟示和意義。

每日自問——對人生終極價值的追問
    2005年喬布斯在斯坦福大學畢業典禮的演講中講到,他在17歲時讀過這樣一句箴言:“如果你把每一天都當成生命里的最后一天去生活,那么有一天你會極為肯定地發現你是正確的?!閉餼浠岸運救瞬松鈐隊跋?,在此后的33年里,他每天早上都會對著鏡子捫心自問:“如果今天是此生的最后一天,我今天要做些什么?”每當他連續多天都得到一個“No”的答案時,他就明白自己必須要有所改變了。
接著喬布斯闡述了這一方法的意義,他說:提醒自己快死了,是他在人生中做重大抉擇時所采用的最重要的方法,因為幾乎人生所有的事情,包括所有的外界期望、名譽,以及對難堪或失敗的恐懼,在面對死亡時都會消失;而且,這也是他借以避免掉入“患得患失”心理陷阱的最好方法。在死亡面前你已經一無所有了,沒理由不去思考為自己的命運負責任。
    顯然,喬布斯把每日的自問上升到人生哲學的層面——對人生終極價值的追問。從傳統文化的角度看,這就是所謂的無常觀,即從死亡的角度審視人生的價值。因為人生“除死無大事”,死亡是對個體生命所擁有的一切價值的毀滅,在不期而至的死神面前,一切恩愛幸福只是如夢一場,一切榮華富貴終成過眼云煙。因而從人之將死的角度來思考人生價值,顯然就有了追求個人人生價值最大化的意義。
實際上,喬布斯的每日自問來源于佛教的觀修無常思想。有文章說,17歲的喬布斯在1972年從美國俄勒岡里德學院輟學后,接觸到《禪者的初心》一書,那是日本禪師鈴木俊隆生前在美國教導禪坐時的講話集,其中就有上述那句箴言。當時的喬布斯癡迷于禪宗,曾與朋友結伴前往印度去探訪佛教圣跡,還將日本禪師乙川弘文奉為終身的精神導師。
    盡管年輕時的喬布斯接觸了佛教思想,還能堅持每天終極自問,這本身類似于佛家觀修無常的早課修行,但從嚴格意義上說,還不能看作佛家出世意義上的觀修無常。佛教無常觀認為,世間萬事萬物無時無刻不處在緣生緣滅、無常變化的過程中,所謂“積聚皆銷散,崇高必墮落,合會終別離,有命咸歸死”。無常是人世間的本質,因為無常,人生必然是苦,佛教認為人有八苦,即生苦、老苦、病苦、死苦,以及愛別離苦、怨憎會苦、求不得苦、五陰熾盛苦,而此世界則是眾苦煎迫的娑婆(堪忍)世界,有著五濁——劫濁、見濁、煩惱濁、眾生濁、命濁。死亡是人人都要面臨的結局,但人們往往不知道何時會死、死在何處,并非人老了才死,少年短命、英年早逝的大有人在,這就是死無常,而在佛教看來,死亡只是一期生命的結束,同時意味著下一期生命的開始,而新生命要承受前世種下的苦因而帶來的苦果,此即輪回的過患。因此,佛教最強調觀修無常,以此令人發起厭棄世間名利恩愛、脫離六道輪回痛苦的出離心,升起愿去佛國凈土的求往生心。例如,印光大師談及念佛時就要求“將一個死字,貼到額頭上”,“念佛要時常作將死,將墮地獄想,則不懇切亦自懇切,不相應亦自相應。以怖苦心念佛,即是出苦第一妙法,亦是隨緣消業第一妙法”。
相對于佛教旨在看破放下、發出離心的出世間無常觀,喬布斯的每日終極自問只能算作世間無常觀,尚未達到佛家所謂無我解脫、證悟空性,乃至以出世之心行入世之事的大乘境界,但即便如此,喬布斯能以即將死亡的角度來衡量現世價值也很有意義,使他能夠盡己所能地抉擇和實現人生價值的最大化。

每日自問——人生價值創新的動力之源
    喬布斯的每日終極自問,實際上賦予了他一種善于在現實中抉擇最大價值的異常敏銳的決策能力,構成了他源源不斷的創新想法的源頭活水和精神動力,這一點往往是研究喬布斯創新思想的人們所忽視的。其實,從死亡角度對人生價值的終極思考,就是對人生現有價值的重新估價,進而對個人的人生價值如何最大化最優化進行思考,本身包含著體現?;?、緊迫感、責任心、同理心、批判性、超越性、獨創性等因素的價值判斷,自然構成創新精神得以滋生的源泉,也構成使人生變得更有價值的動力所在??梢運?,死神是顛覆人生一切價值的終極價值標準的制定者,也是督促人們創造人生崇高價值的最嚴厲的導師。對此,美國盲聾啞女作家海倫·凱勒也曾指出:“當我今天活著的時候就想到明天可能會死去,這或許是一個好習慣。這樣的態度將使生活顯得特別有價值?!?/span>
    從歷史上看,從人之將死的角度來審視人生價值的方法并不稀奇,許多古圣先賢都曾提過。如西漢的司馬遷,在遭受宮刑大辱與是否活下去的價值抉擇上,他的答案是“人固有一死,或重于泰山,或輕于鴻毛,用之所趨異也”,他選擇了忍辱茍活,終于完成了傳頌千古、影響深遠的《史記》。德國大音樂家貝多芬也說過:“不知道死的人真是一個可憐蟲,我15歲就已經知道了?!被謁勞齙募壑鄧伎紀秤璞炊嚳乙砸衾執蔥碌木藪蠖?。
    然而,許多人是在身患絕癥、瀕臨死亡時才開始思考人生的終極價值,但想重新有所改變已經來不及了。如網上有文章記敘2004年38歲的溫州富豪王均瑤去世前在病床上的反思,他說:“我曾經叱咤商界,無往不勝,在別人眼里,我的人生當然是成功的典范……此刻,在病魔面前,我頻繁地回憶起我自己的一生,發現曾經讓我感到無限得意的所有社會名譽和財富,在即將到來的死亡面前已全部變得暗淡無光,毫無意義了?!薄拔扌葜溝刈非蟛聘恢換崛萌吮淶錳襖泛臀奕?,變成一個變態的怪物——正如我一生的寫照?!薄跋衷諼頤靼琢?,人的一生只要有夠用的財富,就該去追求其他與財富無關的,應該是更重要的東西,也許是感情,也許是藝術,也許只是一個兒時的夢想……”
坐擁35億資產的王均瑤臨終前后悔了,相比之下喬布斯是幸運的,因為他在17歲時就學會了終極追問,每天堅持不懈地以即將死亡來提醒自己,這持續地給予他打破現實、追求夢想的創新動力,而且在臨終前他看到了自己的夢想都得以實現,他是帶著巨大的幸福感離世的。
    每個人都可以從死亡角度對自己的人生價值重新估價,但只有從聯系人類社會長遠發展的價值角度來衡量,才能做出使個人的人生價值真正最大化的價值判斷。因為人是社會生物,是基于各種社會關系才得以存在的,個體生命的價值只有放到人類社會進步的事業中才能顯示出恒久的價值,就像一滴水只有放入大海中才不會干涸一樣,也因此,個體生命的價值就有了超越個體死亡、獲得恒久價值的可能性。古人所謂“三不朽”——立德、立功、立言,就是在這個意義上說的。
對喬布斯來說,他是從創業者、企業家、科學家、發明家的角度來追求自己人生價值的最大化,他把為消費大眾創造出最一流的電子產品作為自己的理想,先后領導推出了蘋果機、iPod、iPhone、iPad等風靡全球的電子產品,深刻地改變了人類社會通訊、娛樂和生活的方式。他去世后,美國總統奧巴馬評價喬布斯是“美國最偉大的創新者之一”,“他改變了我們的生活,重新定義了整個行業,并獲得了人類史上最罕見的成就之一——改變了我們每個人看世界的方式”。喬布斯一生事業上的巨大成功,證明了他每天從死亡角度進行終極追問的方法對于其事業決策是極其有效的。

每日自問——活出真正的“我”
    真實的人生價值創新應當合乎人的個性要求,有利于人的全面自由的發展,喬布斯的每日終極自問就是這樣的方法,對于想要改變自己乃至世界的人們來說,無疑有著重要的方法論意義。有助于堅持獨立思考,發掘創新潛力。這一點,喬布斯在當年介紹其每日自問的講演中也做了闡述,他說:你要有勇氣去聽從你的內心和感覺——它們在某種程度上知道你真正想要成為什么樣的人,這才是最重要的;不要將時間浪費在缺乏意義、重復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教條束縛,那等于按照他人的思考生活,也不要被其他人喧囂的意見掩蓋住你心靈的聲音。的確,現實中妨礙我們發掘潛力、迸發創意的最大障礙,莫過于受到外在陳舊的觀念、教條和思維定式以及他人看法的影響。歌德說過:“獨立性是天才的基本特征?!幣桓鋈酥揮心芄歡懶⑺伎?,才能認識自己、激發潛能,增強創新動力,從而活出能創造價值的真正的自我,而非陳舊觀念的犧牲品。堅持每日自問則有助于做到這一點。
    有助于珍愛生命價值,防范人為物役。近些年來,英年早逝現象愈來愈嚴重。據深圳企業家服務處2006年的一份《關愛企業家倡議書》顯示,特區成立以來,自殺的企業家超過1200人,50歲左右去世的企業家超過5000人。近年有關統計數據也顯示,我國每年“過勞死”人數已達60萬。這反映出當今社會中人們對生命的價值認識和重視不夠。對此,學習喬布斯的每日自問有對癥治療之效,有助于人們增強對生命價值至高無上、生命本身脆弱無常的性質的認知,切實糾正有害身心健康的不良行為和習慣,始終保持對生命高度負責、有一口氣就不放棄的態度。它還有助于人們擺正生命與名、利的關系,學會看淡金錢名利,敢放下、能舍得,從而能夠“有命賺錢也有命去花”,而且會花——有智慧、有愛心地去花錢。
    有助于營造創新氛圍,讓天才脫穎而出。2011年喬布斯去世后,南方某市曾發布了一個重大人才培養工程,要求斥資五千萬元在5年內培養出一千名喬布斯式的創新型領軍人物。這聽起來未免好笑,因為天才的成長需要個人具有獨立思考、自我做主的精神,還需要我們的社會擁有鼓勵創新、容忍失敗的寬容的文化氛圍,以及一個自由開放、創意泉涌的思想市場,在這些必要條件有所欠缺的情況下,想要通過所謂的人才工程培養出天才,可說是沒抓住問題的關鍵。但是,如果我們人人都能堅持喬布斯每日自問的方法,則有助于以人生終極價值的思考來破除各種陳舊、落后的觀念,以及僵化、低效的體制和機制,提升?;饈?、批判意識和創新意識,進而在全社會營造出一個自由開放、民主寬容的創新文化氛圍,就有可能使各行各業中潛藏著的各式各樣的天才苗子得以脫穎而出,茁壯成長。

來源:
熱門推薦